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裁判文书>正文
(2016)甘0525民初194号
来源: 作者: 日期:2016-11-24 10:09:50

原告:王某,男,汉族,生于1966826日,小学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楼,男,甘肃广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某某,男,汉族,生于198265日,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雪红,女,甘肃鑫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家钥,女,甘肃鑫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某诉被告田某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于2016年7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赔偿金30000元,成品砖20万块,单价按每块0.38元计算76000元(20万×0.3876000元),以上共计10600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2218日签订了一份《厂房租赁合同》,约定被告将张家川县张棉乡田湾砖厂租赁给原告。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向被告支付了租金并投入生产。20135月租期未到,被告带人来到砖厂,将原告从该处驱逐,并用推土机将原告生产好的20多万块成品砖推入地下推平,将正在生产的砖窑里的工人驱逐出场地,导致正在烧制的生胚砖22万余块损坏,并将原告拉运砖块的电瓶车擅自变卖,将原告居住的砖厂房屋推毁,导致原告部分物品损失。事后,原告多次找被告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但被告至今未予赔偿,故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辩称:1、被告诉讼主体不适格,田某某是个体工商户,应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字号为当事人;2、原、被告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双方已协商解除;3、新承包人接砖厂时未损坏原告的砖块,不存在赔偿砖块损失。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厂房租赁合同》等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关于被告提交《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被告诉讼主体不适格,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字号名称为张家川县张棉乡田湾砖厂,经营者姓名:田某某,执照有效期:自200812日至201211日,未办理注销登记。庭审中被告辩解应以字号名称“张家川县张棉乡田湾砖厂”为被告,而非田宝平,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虽然该个体工商户未办理注销登记,但事实上该砖厂已从2013年被告田某某租赁给新承包人马江丙后,原砖厂已变为沙场,故张家川县张棉乡田湾砖厂已不存在。本案如以被告主体不适格简单地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或原告变更诉讼主体,从法律意义上分析,个体工商户的字号与业主具有同一性,个体工商户营业活动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均由业主直接承担,因该厂已不存在,承担责任主体还是经营者田某某,故该案被告的诉讼主体适格。

2、被告提交的《用电转让协议》,证明原、被告间的《厂房租赁合同》已于20136月协商解除,后续工作已经处理完毕,本院不予采信。其理由是该《用电转让协议》系原告王某与马江丙(新承包人)于2013719日签订的,在被告田某某与马江丙签订的《沙厂租赁合同》(20134月份)之后,也在新承包人马江丙推砖厂之后(有被告的证人马江丙的证言证实),故不能以《用电转让协议》证明《厂房租赁合同》已实际解除,故被告辩解原、被告之间的《厂方租赁合同》已实际解除,后续工作已经处理完毕,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不予采信。

3、原告提供的证人刘来堆证言证实窑里有23万块成品砖,外面场地有20余万块成品砖,焦砖4万余块;原告提供的另一证人王中学(系原告之兄),其证言与刘来堆基本一致。对此,被告提供的证人柳积财的《调查笔录》和证人马江丙、贺满栓(视频资料)的证言,被告提供的证人柳积财的《调查笔录》证实平场地时现场并未见到成品砖,有生坯砖,但都是将生坯砖移走一块平一块场地,并未损坏砖块,还有一部分废弃砖,都是王某清理完不要的;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建议用1024*768以上的分辩率,IE6.0以上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版权所有: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备案许可证:陇ICP备07001163号